导航
法律知识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罚款”不予支付

发布时间:2020-06-03 09:00:00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罚款”不予支付

在建筑工程施工领域,合同规定了工程施工过程中发生的工人闹事、工程逾期、工伤事故等“罚款”条款,以及监理公司出具的罚款单的性质和效力。法院如何平衡各方利益?

一种情况:同意对农民工讨薪上访处以罚款。

案情简介:为避免发生工人闹事和要求支付农民工工资的情况,劳动合同发包人在合同中特别规定了“闹事罚款”的条款,即“任何情况下,农民工不得上访,如有,每次罚款5000元”。

性质:无效。

第二种情况:工程延期协议的“罚款”。

案情简介:渝泰公司(甲方)与宏信公司(乙方)签订郑州文博公寓1号住宅楼施工合同,约定乙方为工程承包人,按甲方要求施工,并明确约定其他事项。大家都同意“如双方就工期达成一致,乙方应按原合同完成下一步施工组织进度计划和措施计划,并以书面形式提交甲方。同时,继续进行施工,加快工程进度。经质检部门验收合格后,于2007年12月31日前将文博一号楼合同约定的工程内容交付甲方,并配合合同外其他工程的施工;(但未交付的非合同工程由甲方负责)准时)。提前一天给予乙方一万元,延迟一天给予乙方一万元罚款。”

性质:确认有效,按约定的违约金条款作为逾期竣工的违约金。

法院观点:渝泰公司诉称,宋海松应扣除逾期交付罚金200万元。因为本案所涉及的合同是无效合同,逾期竣工违约金协议无效。裕泰公司因此遭受损失的,应当提起反诉,但裕泰公司在本案中没有提起反诉。根据民事诉讼的原则,原审未经审理,法院不予审理。(人民法院2016年第383号)

第三种情况:劳务分包给有资质的劳务公司施工。施工过程中发生人身伤亡事故,政府安全监督部门已对建设单位和总承包单位作出行政处罚措施。

案例简介:总承包方将劳务分包给有资质的劳务公司施工。在建设过程中,劳务公司和死者家属未能达到补偿条件。随后,安监局介入调查,认定总承包方因未采取合理安全措施导致工作死亡,已被给予行政处罚,并要求限期整改。总承包方提出反诉,要求劳务公司承担工伤、迟延交付等损失赔偿。

性质:行政处罚

有效性:有效性

法院观点:虽然合同没有规定工伤死亡赔偿责任主体,但本案中的劳务公司对因未采取有效保护措施而发生的工伤事故负全责。劳务公司对总承包方的实际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第四种情况:监理公司罚款的效果。

1、案情简介:在工程施工过程中,监理公司要求施工方对工程质量问题和节点工期延误情况下发罚款通知单。

效果:无效

2、案情简介: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监理公司应业主要求,向施工方发出罚款通知。

效果:无效

法院观点:监理公司不是行政执法处罚的主体,任何一方都无权通过合同罚款,监理公司无权处罚施工方。施工方在施工过程中没有收到处罚通知单,施工方工作人员也没有在处罚通知单上签字认可。因此,公司认为应扣除项目资金的观点不成立。

在实践中,在各种施工合同、分包合同和内部合同中,甲方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合同制定者,经常对各种项目开出罚款的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醒承包商遵守合同。但在司法实践中,对各种罚金的规定存在争议。在以上列举的案件中,各协议罚金刑法院的终审性质不同,司法结论也不同。因此,律师建议,在订立合同时,不应将处罚作为对方当事人的约束性条款,而应区分条款的性质,以违约金的方式制定相应的处罚措施,以保证条款的有效性。

公司名称:杨立宝律师 天津法岱律师事务所

电话:13752795581

技术支持: 优帮云